热门搜索: 共和国作家文库 新概念作文 迟子建 活着 尹建莉 何建明 周国平 可爱的骨头
盗墓文学开创者天下霸唱:写现实是我的一个心结

众所周知,天下霸唱的代表作《鬼吹灯》曾风靡华语世界,之前的作品无一不是延续着古...

刘心武:《续红楼梦》不为个人价值

很长时间以来,刘心武与《红楼梦》这个标签一直形影不离,他并不抗拒“红学家”的头...

老奎中短篇小说集《赤驴》作品研讨会在京举行

作者:郝潞   发布时间:2014年06月26日  来源:作家出版社  

IMG_6416_副本

中短篇小说集《赤驴》作品研讨会在京举行

IMG_6429_副本_副本

研讨会现场

IMG_6450_副本

作者老奎(本名王嘉波)

6月25日下午,由作家出版社主办的“老奎《赤驴》作品研讨会”在京举行。原《小说选刊》总编辑冯立三、原《新观察》常务副总编郑仲兵和雷达、白烨、孟繁华、李炳银、梁鸿鹰、孙德全、王山、李朝全等评论家与会研讨。石家庄作协副主席刘千生,石家庄作协副主席,石家庄文学与传媒学院院长、教授杨红莉,企业家马宏出席会议。研讨会由作家出版社副社长扈文建主持。

如果说《归来》是被迫温和地讲述了文革灾难让受害者永远无法“归来”的故事,那么《赤驴》则是痛快地讲述了十几个文革中人驴不分的故事,它很有质感地描绘了文革后期北方农村的生态,令人在亲切中思考,在趣味中伤感,在平和中被震撼。《赤驴》——赤贫的驴、红色的驴;赤驴——驴人、驴事、驴时代。

作者老奎爱好文学几十年,期间极少发表作品,更没有出过书,写作对于他,基本上就像他吸烟一样,只是一种嗜好,一种习惯。他的非功利写作心态,在急功近利的浮躁中国,可谓凤毛麟角,也因此,他的作品才有了超乎寻常的质量,并令浮躁的作家们汗颜。

这两年,喜欢阅读中短篇的势头很强劲,然而像《赤驴》这样的好作品却不多见。研讨会现场,众多专家学者对《赤驴》的兴趣和关注溢于言表,对于它的文学价值、社会价值、历史价值进行了广泛深刻的讨论,并认为这样的作品对于民族的反思,对于文革灾难揭示,有着重大的意义和价值。

书影_1000

《赤驴》的惊喜

      窦海军

人生世道多无奈,也不乏一点惊喜。遇到小说《赤驴》,便可算得一个惊喜。

做编辑,一定会有些无奈的。置身于无奈当中,或抗争,或隐忍。我选择了后者。我宁可成为被鲁迅骂的人。然而隐忍总还不是死灰,稍有风吹,便会生出些许的光亮。《赤驴》的到来,便是最近的一次风吹。

刘千生先生推荐《赤驴》,我温柔而又坚定地拒绝了。不是因为中国绝对没有好作品,而是因为概率太低,像买彩票,而有点理性的人是很难寄托于彩票的。软弱与善相邻——扛不住“一再推荐”,我便试着阅读《赤驴》。不想一读而不可收。我将此归于“善有善报”。  

稿件《赤驴》,是个中短篇小说合集,首篇是中篇《驴王》(后来我和作者商定,将《驴王》改为《赤驴》,并作为合集的书名)。

《赤驴》之所以打动我,首先是因为它真实、朴素又生动地还原了文革时期农村的生态状况和典型人物。具体情节此不赘述,有兴趣者可请读原作。

以史为鉴,可明得失。而我们这面历史的镜子,或成了哈哈镜,或被涂满了不透明的红色。文革,才过去了30多年,它在年轻人的头脑中,就已经是个遥远的、不关自己的、抽象的、浅淡的概念了,和成吉思汗的屠城历史一样的恍惚、无所谓。我们甚至可以推测,中国的水土一旦发生某种变化,文革恶剧便很容易重演。因为,我们对文革的反省不够,我们甚至不能通过公共媒体向年轻人详尽描述文革。还因为在很多人的心中和社会领域,文革的根还在。我心仪《赤驴》,不仅因为它的文学水平较高,更因为它的历史价值、社会价值、思想价值。

说《赤驴》的文学水平较高,是以当代中国的文学现状为参照系的。《赤驴》的朴实、扎实、厚实,在当代文学作品中确实不多见。他就像用真材实料、古法精心酿制的老白干,没有一点为了利益、讨好时尚而勾兑的味道。我们肆无忌惮地“商业了”这30多年,搞得所有的东西,都或多或少地带有钞票的油墨味道,能喝上一口古朴纯正的《赤驴》酒,真是难得的享受。

如此《赤驴》,并不是因为作者老奎的文学修炼炉火纯青、登峰造极。恰恰相反,老奎就没拿自己当个文学家,尤其是它几十年的笔耕,可谓百分之九十九点九的非功利写作。正是这种纯粹和耐性,才有了今天这“无心插柳”的结果。由此可见,文学创作的根本就是这么简单——只要你天分不错,只要你真诚勤奋,就能够写出很像样子的东西。比起时时不忘市场、殚精竭虑于写作技巧、熟读世界当代名著的作家,老奎的路数,无疑是抄了近路的。看来真诚、执着能够感动上帝,同样也能够感动文曲星。

我的童、少年恰巧是在文革时期的农村度过的,而牲口棚又是当时村里很有趣味的地方,孩童们自然经常光顾。牲口棚有着一种独特又强烈的味道——嗅觉的与视觉的、听觉的杂揉在一起的味道。我有能力嗅出《赤驴》字里行间那驴棚的味道是否真实,是否纯正。最为重要的是,透过这浓郁的驴棚味道,我闻到了那个“驴时代”的气息,触摸到了那个时代人们畜牲一样的行为及精神。《赤驴》将历史的镜子擦透亮了一小块,读者虽然要忍受管中窥豹的尴尬,但还是真真切切地窥到了!

我曾跟一个资深电影人说《赤驴》适合拍一部有心灵震撼力的电影。他说这小说确实好,但在中国拍成电影的难度很大,以国际的站位拍一部透视时代,透视制度,透视人性的艺术片,可能性更大。我甚至认为,电影《赤驴》有着获取国际大奖的潜力。

近百年来,人类社会的一个部分经历了一次癌变之旅,而且至今没能彻底摆脱病魔。如何认知这段经历,如何彻底摆脱病魔,这难道不是当代文学,尤其是中国当代文学的一大使命吗?基于这样的认识,能够担负这个使命的文学作品,它自然就会给我以好感。《赤驴》便属于此类。

“揭示人性”,是全世界评价高质量文学的重要标准。然而,若不留于泛泛,我们就必须接着问,“揭示人性的目的是什么?”“揭示人性中的什么?”,“如何去揭示?”……没有这一系列的提问,“揭示人性”就很容易变成标语口号,令人不知所措。就此,老奎的《赤驴》不但引发了我的这个思考,还让我迈进了接近某些答案的门槛。

如今,大量的中国作家都在文学金字塔的腰下部分徘徊,老奎却不经意来到了腰以上的位置,然而他若想到达更高的地方,再继续仰仗从前的朴素的路数,自然也是不行的。他从前的法门,也就能够把他度到此处了。不经意,不刻意,却到达了许多作家梦寐以求的文学高度,就此,老奎可谓当代的“文学奇葩”,甚至有点“太奇葩了”。

在享受故事、人物塑造、文字之美的同时,还启发人们正视历史,思考现实,想象未来,这便是《赤驴》的核心价值和魅力。

《赤驴》购买链接:http://item.jd.com/11451242.html
网友评分:

0人参与  0条评论(查看)  

网友评论
点击刷新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匿名评论      已输入字数: 0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