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搜索: 共和国作家文库 尹建莉 何建明 迟子建 新概念作文 周国平 活着 三重门
盗墓文学开创者天下霸唱:写现实是我的一个心结

众所周知,天下霸唱的代表作《鬼吹灯》曾风靡华语世界,之前的作品无一不是延续着古...

刘心武:《续红楼梦》不为个人价值

很长时间以来,刘心武与《红楼梦》这个标签一直形影不离,他并不抗拒“红学家”的头...

今天的文学有怎样的变化

作者:杨 鸥   发布时间:2012年02月22日  来源:人民日报海外版  

“文学变化是个渐进、缓慢的过程,是在无声无息间发生变化的。怎样准确地抓住这种变化,是我们应该考虑的。”日前在京举办的由中国当代文学研究会、沈阳师大文化与文学研究所主办、《芒种》杂志承办的“2011年文学创作及2012年展望高峰论坛”上,评论家孟繁华的话引起大家的共鸣。回望2011年的文学创作并展望2012年,大家认为文学在随着时代的变迁稳步前行。

文学的变化

评论家白烨列出了2011年文学领域内的四个变化:一是长篇小说领域出现了对当下人们精神现象的高度关注的作品,如格非的《春尽江南》、王刚的《关关雎鸠》、王旭光的《天地之骨》等,表现了当下社会生活带给人精神上的变异及变异背后的社会问题。二是网络文学与主流文坛有许多互动,如网络作家与传统作家结对交友、当代文学研究会成立新媒体文学研究会并在网上办网络文学杂志等,不少网络文学作品被改编成影视作品并产生很大影响,如《失恋33天》、《裸婚时代》、《雪豹》、《黑狐》、《步步惊心》、《后宫珍環传》等等。三是青春文学在创作上有新气象,一些原来在网络上写类型小说的青年作者开始写中短篇小说和长篇小说,他们的作品比较关注个人在社会上的生存,注重个性,语言幽默诙谐,如石一枫的《恋恋北京》等。还有一批青年作家办杂志和杂志书,产生较大影响,如笛安、落落等办的《文艺风象》、《文艺风赏》、《最好看》。第八届作代会上,一些“80后”作家当选为中国作协全委会委员,青年作家不再边缘化。四是文学批评有新气象,《文艺报》等部门召开了探讨文学批评的研讨会,《文学报》推出“新批评”栏目,为批评提供了另一种可能。

评论家吴义勤认为,2011年是中国文学热情异常高涨的一年,文学批评也成为焦点中的焦点,对文学批评的期待与质疑变得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为强烈。可喜的是,文学批评顶住了来自新媒体和社会大众的巨大压力,以理性的方式介入文学现场、反思批评伦理、重塑批评形象,在期待与质疑中稳步前行,展现了文学批评的力量。

评论家李朝全认为,当前报告文学的生存发展空间隐藏着危机,但仍顽强地生长着。报告文学参与现实生活的品格,它所具备的干预生活、影响受众的力量继续彰显,出现了一些新的景象:一是文体变身,出现了诸如电视纪实、电影纪录片、视频以至微博报道、网络实录等新型样式或种类。二是非虚构创作兴盛,《人民文学》创设了“非虚构小说”栏目,这反映出报告文学非虚构、纪实的写法和艺术特色对小说等其他文体的影响与渗透。三是报章报告文学重新回到人们视野,一些大报设立“纪录”“近距离”等专栏,刊发短篇报告文学。这些新变表明,报告文学自身正在进行深刻变局和内部结构的调整,以更好地适应时势发展,更好地满足读者之需。

评论家王必胜指出,读2011年的散文佳作,我们看重的是作品的精神内涵,是其风骨刚健的品相,是其对社会生活中人文精神的生发和提炼,如梁衡的《一个尘封垢埋却愈见光辉的灵魂》、王巨才的《回望延安》、贾平凹的《定西笔记》等。

以开放的心态看待文学

评论家李敬泽认为,传统文学期刊多年形成的路径,界定和限制了我们看文学的眼光,应该把文学放在更大的范围和视野里看,抓住整体,以开放的心态面对纷杂的文学现象。

评论家孟繁华认为,文学的写作正从传统乡村转向欲望城市,乡村文明正面临危机,开始崩溃,都市文化还没有建立起来,都市在现在作家笔下是表达各种欲望集中的场所,都市书写、对都市心灵状况的关注可能成为作家的创作方向。

《新华文摘》编辑梁彬认为,文学应该真实展现中国社会艰难转型的历程,反映新时代人们心理心态的变化。

网友评分:

0人参与  0条评论(查看)  

网友评论
点击刷新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匿名评论      已输入字数: 0

相关文章